<form id="wnw5s"><code id="wnw5s"></code></form><ruby id="wnw5s"></ruby>

<th id="wnw5s"><track id="wnw5s"></track></th>
<tbody id="wnw5s"><pre id="wnw5s"></pre></tbody>

<dd id="wnw5s"></dd>

<tbody id="wnw5s"><track id="wnw5s"></track></tbody><tbody id="wnw5s"><noscript id="wnw5s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  1. 首頁 新聞 頭條 時政 浙江 市縣 財經 民生 國內 國際 旅游 美食 教育 健康 汽車 綜合 移動出行

        “上岸”并非結束 “考研凡爾賽”是虛幻的優越感

        教育2021/4/9 16:14:34
        0

        隨著各大招生院校陸續“放榜”,2021年研究生招生錄取工作接近尾聲。300多萬人報名,再創考研人數新高。回顧考研的艱辛過程,有人歡喜“上岸”,也有人立誓來年再戰。這些天,圍繞考研學生的笑與淚,也成為媒體報道和輿論關注的熱點。

        有一類考研新聞漸成套路:“同寢室4男生考研全成功”“學霸班30人考研29人上線”“13個考研宿舍組團上岸”……點開這些報道鏈接,大多都是在介紹當事人考上了哪所學校的什么專業,考研復習過程中有哪些“成功秘訣”。

        介紹考研成功者的學習經驗,對后來人起到激勵作用,本身并無不可。不過,如果新聞報道的重點,不是真正傳授學習經驗,而只是強調考研成功的結果,以“整個宿舍”“全班”等標題吸引眼球,就跑偏了方向。在這種“考研凡爾賽”的優越感之下,有關學習經驗和方法的介紹往往顯得空洞,既缺乏對報考專業特性的分析,也沒有對科研興趣的展望,只有自律、團結、友善等放之四海而皆準的概括。

        更重要的是,片面宣揚考研成功,難免給人帶來一種“上岸”就是結束的錯覺。對于這些年輕人為什么考研,考研成功以后又有什么打算,對自己的科研生活有什么計劃,似乎甚少涉及。這樣的報道在字里行間,都似乎只想說拿到了錄取通知書,就是走向成功的通行證。

        近年來,為了遏制對考試焦慮情緒的傳導,堅持正確育人導向,有關部門嚴禁學校宣傳“高考狀元”“高考升學率”。過去那種只介紹高分考生事跡,而缺乏對教育深刻思考的內容少了。一些地方也嘗試不公布高分段考生排名,避免對考生個人的炒作。社會逐漸意識到高考并不是最終結果,而僅僅是人生的過程,人們對高考結果和考試排名有了更理性的認識。

        考研同樣如此。對于個人來說,成功考上心儀的院校,固然可喜可賀,也是人生的一次重要轉折機遇,但對整體社會來說,考研不能停留于“內卷”。不管怎么樣,每年院校錄取名額擺在那里,總要錄取那么多學生,研究生招生錄取只是招生單位每年都會進行的常規工作而已。在研究生學歷日益普及的背景下,輿論更應當意識到,考研非但不是結束,而只是新一輪科研人才培養的開始。

        與此同時,提升本科生、研究生教育水平也成為有識之士的密集呼聲。高校對不合格的研究生實施淘汰,是最近幾年讓人感覺“新鮮”的氣象。其實,清理不符合要求、跟不上學習進度的學生,本來就該是優化教育質量的正常方式。之所以人們感到新鮮,就是因為有些學校或多或少存在“注水”現象,學生把拿到錄取通知書等同于獲得畢業證書。“嚴進寬出”之下,教育質量自然無法得到保證,為國家科研隊伍輸送后備人才的目標也就無法實現,校園里難免彌漫著浮躁。

        “考研凡爾賽”之所以存在,說明唯文憑論、唯學歷論在一些人內心依然根深蒂固。其實,踏踏實實做學問的年輕人并不少,近年來,有些出類拔萃的研究生,積極嘗試科研創新,取得讓同齡人仰望的成果,在國際競爭中展示了中國青年研究者的實力,這樣的報道更有傳播力,也更能讓人獲得激勵。不再以考試結果論英雄,而是沉下心鼓勵創新突破,才是切實加強研究生教育的應有姿態。

        對于考研者而言,成功“上岸”也只是開始。進入新的學習階段,從一個以學習專業知識為主的本科生,變成鍛煉研究能力、嘗試科研創新的研究生,面臨身份的轉變,也需要完成思維的切換。不管今后選擇走哪條路,研究生就要有研究生的規矩和要求,如果跟不上研究生學習的節奏,不光文憑不是唾手可得,個人理想與抱負也難以充分施展。


        來源:新華網

        衢州有禮無線衢州.jpg


        日本xxwwwxxxx,2020国自产拍精品网站不卡,婷婷亚洲综合小说图片,亚洲无吗 网站地图